image.png

根据深交所公开信披数据,自2019年5月底开始,大北农(002385.SZ)实控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通过大宗及竞价交易密集减持公司股份,合计减持数量约7763.23万股,减持参考金额超过4.5亿元。

image.png

资料显示2019年5月10日盘后,公司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董事长减持公司股份的预披露公告,而在公告发布前不久,公司股价刚创近年新高。

实控人为何密集减持?公司经营情况如何?

 股价走高后实控人密集减持 

大北农上市于2010年,主营生猪养殖与服务产业链经营、种业科技与服务产业链经营。公司实控人暨董事长为邵根伙,截止2018年底,实控人共持有公司股份约17.5亿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41.25%。

2019年2月以来,公司股价快速上涨,至4月23日盘中一度达到8.22元/股,创近三年新高;截止2019年5月10日,公司股价报收7.29元/股,累计涨幅逾130%。 

image.png

然而在5月10日收盘后,大北农发布控股股东减持的预披露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拟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不超过1.27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不超过3%。减持股份来自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前持有的公司股份、因权益分派转增的股份及此前通过集中竞价买入股份等;同时公告显示减持目的系降低实控人股票质押率及融资杠杆。

值得注意的是,在减持预披露公告发布前的4月24及25日,公司先后披露了净利润下滑的2018年报及2019一季报。等窗口期(定期报告公告前30日内董监高不得买卖公司股票)过后,5月27日开始,公司实控人密集减持手中股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合计减持逾7700万股,参考金额约达4.52亿元。

根据最新公告,目前公司实控人计划减持数量已过半。

 2018年净利润下滑,一季度净利由盈转亏 

虽然根据公告,实控人减持的主要目的系降低质押风险,然而就财报来看,公司的经营业绩也不乐观。

北大农主要产品为畜禽饲料、兽药疫苗、种猪与作物种子等。其中,饲料业务为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8年该业务在公司总营收中的占比超过86%。2018年公司营收总额193.02亿,同比微增2.99%,但归母净利润5.07亿,同比下滑近六成。

image.png

根据财报,公司2018年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系受猪周期养殖行情及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公司毛利率较高的猪前端料销量占比下滑,同时毛利率相对较低的中大猪料销量占比提高,加之原料价格波动影响以致公司猪饲料业务毛利率水平同比下降。此外,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养猪业务受猪价行情及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亏损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报中公司在进行行业发展情况分析时曾表示“2019年春节后,仔猪价格开始企稳回升,企业扭亏为盈,价格反转出现,猪肉价格企稳回升。

image.png

然而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公司业绩继续下滑,营收40.57亿元,同比下滑约11.82%,归母净利亏损3884.82万元,同比由盈转亏,降幅逾120%。公司表示亏损原因包括猪价异常低迷等:

image.png

除了年报分析与一季度财务数据“打架”外,公司还在年报中表示要“抓住行业机遇,”并“加大对养猪产业的投资”。目前公司“已经具备的18.7万头母猪存栏能力“,在深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公司则表示“争取19年底装满23万头母猪存栏”同时“加大与前期合作紧密的养殖猪场的事业联盟合作”。

image.png

然而在同业上市公司新希望(000876.SZ)2019年7月5日发布的第八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决议公告中,相关内容显示新希望将收购渭南正能100%股权。

image.png

渭南正能系大北农主要合资企业之一,大北农持股比例51%;2018年报中其还有“渭南正能18000头母猪场建设项目”在建。

image.png

一边表示要加大对养猪产业的投资,聚焦养猪事业,一边转手出售在建猪场,公司究竟作何考虑?需持续关注。

 净利润与现金流背离,公司关联交易值得关注 

在净利润连续下滑的同时,2018年公司经营性现金净流入约10.67亿,较上年同期增加49.29%,走势与同期净利润变动相背离。经查财报,公司净现流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系报告期内收到关联方往来款增加。

image.png

2018年公司收到关联方往来款2.6亿元,由此提升了报告期内的现金净流入规模。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大北农与关联方之间的关联交易由来已久,但上年同期公司收到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项目中,却并无此类往来,另外公司在年报中也未对这2.6亿元的具体内容进行说明。

事实上,交易所在对公司的年报问询函中在也关注到公司关联交易及相关资金往来等问题。

image.png

截止2018年末,公司账面应收账款金额约17.08亿元,同比增长28.2%,约是营收增速的9倍。其中,应收关联方款约2.6亿,同比大幅增长约172.16%。而根据公司回复公告,2018年公司关联方销售交易金额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为4.4%,关联方销售回款约6.85亿,销售回款占全年销售额的80.79%。值得注意的是,若按此计算,公司2018全年尚未收回的应收关联款金额约为1.63亿元,这与年报中披露的应收关联方余额约2.6亿元,存在一定差异。这部分差异内容是什么?

image.png

另外,公司认为关联方 “一般情况下发生坏账的可能性较小”,因此对关联方应收并不计提坏账准备,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利润含金量。

2019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与现金流走势继续背离,在归母净利润同比由盈转亏的情况下,公司经营性现金净流入同比增加约5.02亿元,季报中公司表示其原因系“公司采购付款减少”。

 大股东质押比例偏高 

另外,2019年一季报中,包括实控人在内,公司第一、第二及第四大股东均存在股份质押的情况。

image.png

截止2019年3月31日,公司实控人合计持有17.5亿股公司股份,其中17.49亿股处于质押状态,质押比例接近100%;另外还有约4815.73万股被冻结。

除了实控人外,截止一季末,公司第二及第四大股东合计持有公司股份约2.31亿股,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合计约1.73亿股,股份质押比例约达75%。(GCH)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