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财报.png

“私转公”基金公司是一类比较特殊的基金公司,其在转为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之前已经作为私募基金活跃在市场上并依靠自身业绩赢得了一定声誉。今年上半年市场大幅波动,6家“私转公”基金公司业绩如何?

数据显示,年初以来截至7月26日,6家“私转公”基金公司的主动权益型产品规模加权收益率约-11.94%,优于同期沪深300的涨跌幅-14.06%。其中,朱雀基金的权益产品规模最大,但业绩表现垫底,年内回撤约13.86%;博道基金旗下主力基金经理年内净值回撤幅度较大,排名行业中下游;凯石基金规模最小,回撤幅度也偏小,收益率约-7.16%。

1.jpeg

图1:2022年年初至7月26日“私转公”机构主动权益型基金情况

“私转公”机构由于普遍规模不大,大多存在业绩依赖少数基金经理的情形。另外,由于行业马太效应,小机构如凯石基金存在规模持续缩减、新基发行困难等问题。

朱雀基金:总经理“挑大梁” 产品持仓、业绩趋同

由于公募基金的可公开宣传、募资渠道更加广泛等优势,越来越多的私募基金向证监会申请转型。不过,因获批条件较为严格、申报至获批时间较长,成功转型的机构数量屈指可数,2016年以来获批机构只有6家。

朱雀基金由朱雀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朱雀辛酉投资中心分别持股65%、35%,于2018年获批公募业务资格,2019年开始发行公募基金。

产品类型上,朱雀基金的业务重心偏向权益型基金。公司当前在管产品共有7只,产品总规模约234亿元,其中权益型产品有6只,对应规模超过200亿元。

朱雀基金的权益型产品全部由总经理梁跃军亲自管理。除总经理梁跃军以外,朱雀基金其他基金经理的任职年限均不足2年,多为行业新人。

根据二季报,朱雀基金6只权益型产品的重仓股重合度较高,过半重仓股完全一致。其中,被全员重仓的海大集团、森特股份、盐湖股份等股票2022年上半年跌幅超过15%,顺丰控股、正泰电器等股票跌幅超过18%。

2.jpeg

图2:2022年二季度末梁跃军在管产品重仓股

持仓趋同导致产品业绩表现相近。截至2022年7月26日,朱雀基金6只权益型产品年内回报均为负值,规模加权收益率约-13.86%,业绩最优、最差基金的回报率差额不足3个百分点。

3.jpeg

图3:2022年年初至7月26日朱雀基金主动权益型产品业绩表现

博道基金:主力选手表现较差 排名位居行业中下游

博道基金于2018年2月获批公募业务资格,博道基金团队和成员均源自上海博道投资。博道基金的前两大股东为莫泰山、上海博道投资,分别持股35%、25.5%。

博道基金的主要产品为主动权益型基金,产品数量达到18只,规模超过150亿元,约占公司基金资产规模的80%。其主动权益型产品大多为规模在20亿元以内的中小型基金。

4.jpeg

图4:2022年年初至7月26日博道基金主动权益型产品业绩表现

数据显示,博道基金的主动权益型基金多数产品在年内出现负收益,其中公司权益基金主力基金经理张迎军、杨梦在管产品的年内回撤幅度较大,在基金经理排名中位居行业中下游。

5.jpeg

图5:截至2022年7月26日博道基金基金经理近一年业绩

张迎军在管产品有5只,合计规模超过70亿元。这些产品年初至7月26日平均收益率约-13.94%,均跑输其业绩基准,在同类型产品中排在中下游。分析持仓发现,张迎军或踩雷坚朗五金、博汇纸业等股票,年初至今股价跌幅超过20%,其中坚朗五金的年内跌幅超过50%。

杨梦在管产品有7只,合计规模超过60亿元,产品平均收益率约-10.59%。研究发现,杨梦的在管产品重仓股更替频繁,不少产品存在换手率高的问题。如博道启航混合、博道久航混合、博道伍佰智航的2021年全年股票换手率均超过1000%。

凯石基金:马太效应下小机构艰难存活 多只产品陆续遭遇清盘

凯石基金于2017年成立,是全国首家全自然人持股的“私转公”基金公司。公司第一大股东为董事长陈继武,持股比例为65%。

凯石基金在6家“私转公”机构中规模最小,在管产品仅有3只,基金资产规模合计不足3亿元。其中,偏股混合型基金有2只,合计规模超过2亿元。

从年内业绩来看,凯石基金产品表现尚可,2只基金收益排名在同类型产品中位居中上。然而,凯石沣混合的基金总规模仅约1500万元,该基金成立以来份额持续减少,自2021年多次因规模不足5000万元触发预警,未来或存在清盘风险。

6.jpeg

图6:2022年年初至7月26日凯石基金主动权益型产品业绩表现

分析发现,凯石基金成立以来共发行8只基金,其中5只产品已陆续被清盘,全部为偏股混合型。查阅业绩表现发现,这些基金在清盘前夕单位净值保持在1元以上,业绩表现不算太差,但最终均因规模不足5000万元而清盘。

7.jpeg

图7:凯石基金清盘产品

行业马太效应下小机构缺乏品牌效应,或是凯石基金产品规模持续缩减的重要原因。凯石基金在2019年发行2只产品,并尝试延长募集期,最终均因未达到发行标准而发行失败。随后至今,凯石基金再未发行过新基金。

目前,凯石基金的另一只短期纯债型产品凯石岐短债资产净值也低于5000万元,同样处于规模清盘边缘。

【读财报】是由新华财经与面包财经共同打造的一档以上市公司财报解读为主要内容的栏目,内容全面覆盖全球股市、汇市和债市等金融市场,提供权威、专业、全面的金融信息服务。新华财经是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