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1100_610_1655445573763.png

龙宇飞是长城基金旗下近年来成长起来的一颗“新星”。凭借“妙手”重仓电子行业,龙宇飞管理的核心产品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连续三年业绩表现靓丽,带动该基金的规模一度突破30亿元。

然后,2022年风云突变,随着大盘以及电子行业大幅调整,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激进的持仓风格也导致该产品深度回撤。截至6月16日,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A年内下跌24.22%,在2208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排名第2113位,跑输业绩比较基准超过十五个百分点。

除了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龙宇飞管理的另一只产品长城消费增值混合年内也回撤超过二十个百分点。

2021年年报显示,长城基金高管、投研部门负责人、基金经理持有上述两只基金的份额均为0万份。基金净值的短期走势可能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但长城基金是否应该响应政策号召,健全公司长效激励约束机制,提高与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的一致性?

长城基金明星产品年内净值回撤逾两成

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由原基金久嘉转型而来,旗下包括A/C类基金份额,以A类份额为主。2022年一季度末,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的基金资产净值达到约26.19亿元,在长城基金所有混合型基金中排名靠前。

但是,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A在2021年11月累计单位净值达到历史新高后急转直下。不到半年时间,该基金最高回撤超过四成。

图1.jpeg图1:2021年下半年以来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A累计单位净值走势

截至2022年6月16日,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A年内下跌24.22%,在2208只灵活配置型基金中排名第2113位,P值为4.30%。

图2.jpeg

图2: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信息看板

盈亏同源:重仓押注电子行业致深度回撤

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的基金经理为龙宇飞(2017年10月18日开始任职)、尤国梁(2019年10月24日开始任职)。公开资料显示,龙宇飞于2017年9月加入长城基金,曾就职于中信建投证券、中国人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欧基金等机构。

龙宇飞开始任职时,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的基金经理蒋劲刚、杨建华仍然在职。因此,当时龙宇飞可能并不在这只基金中起主导作用。2019年2月,蒋劲刚、杨建华相继离任,龙宇飞开始单独接管该基金。

 图3.jpeg

图3: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基金经理变化情况

独自接手后,该基金的持仓风格发生较大变化。

申万一级行业分类下,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2019年上半年末的前三大持仓行业为有色金属、非银金融、房地产,分别占基金资产净值的32.50%、11.64%和9.79%。到了2019年末,电子行业一跃成为该基金的最大重仓行业,持有比例占基金资产净值的57.39%,相比2019年上半年末上升超过55个百分点。

其后的2020年上半年末和2020年末,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持有电子行业的占比进一步上升并一举突破80%,持仓风格较为激进。

 图4.jpeg图4: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电子行业持仓占基金净值比变化

由于2019年至2021年正是电子行业的大牛市,受益于重仓压中这一行业,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A三年间的净值表现突出,分别上涨31.78%、36.10%和43.33%。特别是2021年,该基金的净值涨幅在同类型2040只基金中排在第81名。

伴随净值上涨,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的基金资产净值从2019年末约5.25亿元快速上升至2021年末超过30亿元。

然而,2021年下半年以来,电子行业出现大幅调整。申万电子行业指数2021年12月至2022年4月末最高回调超过四成,今年截至6月16日仍下跌接近三成。尽管龙宇飞提前在2021年末将电子行业的持仓占比降低至60.29%,但该基金2022年以来仍然回撤较大。

具体持仓上,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2022年一季度末的前十大重仓股中过半数来自于电子行业,其中韦尔股份截至6月16日的年内跌幅接近五成。

高管及基金经理“零自持”,长效激励约束机制待落实

龙宇飞管理的另一只产品长城消费增值混合2022年以来同样遭遇净值大幅回撤。

截至2022年6月16日,长城消费增值混合年内净值下跌21.20%,在2676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排名第2381位,跑输业绩基准超过十个百分点。

图5.jpeg

图5:长城消费增值混合信息看板

查阅两只基金2021年末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发现,基金经理以及公司高管、基金投研部负责人持有基金份额总量的数量区间均为0万份。这意味着基金从业人员与基金份额持有人之间的利益绑定可能并不牢固。

图6.png图6:2021年末长城基金从业人员持有长城久嘉创新成长混合份额情况

近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发布的《基金管理公司绩效考核与薪酬管理指引》指出,基金管理公司高管、主要业务部门负责人应将不少于当年绩效薪酬的20%购买本公司管理的公募基金,其中购买权益类基金不得低于50%;基金经理应当将不少于当年绩效薪酬的30%购买本公司管理的公募基金,并应当优先购买本人管理的公募基金。

长效激励约束机制缺失的情况下,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可能会基于自身利益最大化考量,重仓押注单一行业,博取短期收益。如果幸运压中,基金就可以快速扩大规模,赚取丰厚的管理费收入。这样的操作并不利于维护基民的长期利益,也不利于发挥公募基金资本市场“稳定器”和“压舱石”的功能作用。

本文案例中,长城基金是否应该及时响应政策号召,通过增加自购等方式保持与基民利益的一致性?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