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明星基金——东证资管旗下的东方红系列基金,在奥飞娱乐(002292.SZ)定增上“踩了雷”。

image.png
东证资管于2010年成立,前身为东方证券资产管理业务总部,2013年成为业内首家获得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业务资格的证券公司。
截至2018年末,东证资管受托资产管理规模超过2,000亿元,受托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行业排名首位。东方红系列基金作为东证资管旗下的明星基金产品系列,以价值投资为理念,长期业绩表现相当优异。
image.png
然而,再优秀的基金也有不可避免踩雷的时候。
2018年,东证资管以东方红产业升级、东方红睿玺三年和东方红睿丰三只基金产品参与奥飞娱乐定增,至今年解禁日时已合计浮亏1.97亿元。
 参与奥飞娱乐定增,机构集体浮亏 
2018年1月,奥飞娱乐非公开发行股份,募资7亿元用于投资IP资源建设等项目。以下是奥飞娱乐此次定增概况: 
image.png
此次定增中,东证资管、红塔红土基金、汇安基金分别获配3.40亿元、3.40亿元和2,000万元。东证资管以三只公募基金产品参与配售,其中东方红睿丰和东方红产业升级获配数额相对较多。 
image.png
完成定增后,东证资管的东方红睿丰和东方红产业升级两只基金产品以及红塔红土基金进入公司前十大股东行列。
2018年7月17日,定增发行半年后,奥飞娱乐第三大股东李丽卿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部分股票。李丽卿为公司控股股东蔡东青以及第二大股东蔡晓东的母亲。此次减持具体情况如下: 
image.png
2018年1月至2019年中报期间,即在获得定增股份之后,参与定增的三只东方红系列基金对奥飞娱乐股份有进行加、减仓动作。
截至今年6月30日,东方红产业升级和东方红睿丰分别晋为奥飞娱乐第四、第五大股东,持有奥飞娱乐股票2,077.05万股和1,963.41万股,东方红睿玺三年持有430.51万股。 
image.png
以解禁日2019年1月17日当天的收盘价5.87元/股计算,东证资管、汇安基金、红塔红土基金三家参与定增股份的浮亏金额分别为1.97亿元,1,157.82万元和1.97亿元,合计浮亏4.05亿元。
其中,东证资管的三只公募基金产品的浮亏金额从大到小依次是1.18亿元,4,920.73万元和2,952.44万元。 
image.png
截至2019年中报期,东方红系列三只基金仍持有奥飞娱乐股票。从股价走势看,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参与定增的机构账面浮亏情况虽有波动,但较发行时的成本价仍有相当距离。
自定增日到解禁日期间,东方红系列三只基金的复权单位净值均有所下降,降幅分别为21.43%、22.70%和23.12%。 
image.png
 奥飞娱乐:玩具起家,多领域收购,布局“泛娱乐”
接下来看一下奥飞娱乐的大致情况。
奥飞娱乐当前的主营业务主要分为五大部分:衍生品设计、生产及销售,内容创作与管理,婴童用品,电视媒体,互动娱乐业务。以2019年中报的产品数据来看,玩具销售,婴童用品和动漫影视是公司的三大收入来源。
回顾奥飞娱乐的发展史,公司成立于1997年,曾用名奥飞动漫,前身为广东奥迪玩具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广东的传统玩具制造商。2009年公司在深交所上市,成为A股上市的首家动漫类公司。上市之后,奥飞娱乐通过一系列的并购和资本动作进行“泛文娱”布局。
1.动漫领域:
2010年3月,收购广东省上星动画频道“嘉佳卡通卫视”经营权。但该标的收购前2009年亏损89万元,收购后2010年亏损超1,200万。随后几年,相继收购明星动画、原创动力等公司继续深入动漫领域。
2.婴童领域:
2011年3月,收购广州市执诚服饰有限公司51%股权,使主营业务新增婴童用品。2012年,收购上海乐客友联童鞋有限公司51%股权,拓展婴童童鞋新业务。2016年,收购Baby Trend以及东莞金旺儿童用品有限公司,将婴童用品品类扩展至婴童益智玩具、宝宝餐椅、宝宝推车、汽车安全座椅等。
3.游戏领域:
2013年,收购北京爱乐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方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同时参股上海哈邻游戏、广州拉阔游戏等公司,进入游戏领域。2015年,收购广州卓游,旗下控股9家游戏研发公司。
4.电影领域:
2014年,成立奥飞影业,开始发展电影业务。2015年,参与运作的电影项目超过20部。
5.漫画领域:
2014年,收购北京魔屏科技,参股北京万象娱通、北京二次元科技,不断加深漫画领域投资。2016年,收购北京四月星空,旗下的“有妖气原创漫画梦工厂”是国内领先的UGC原创漫画平台。
6.VR领域:
2015年,先后参股北京诺亦腾,香港泽立仕,上海乐相,北京时光梦幻,北京互动视界等科技公司,正式切入VR、AI新领域,持续在VR领域布局。 
image.png
 并购后遗症:增收不增利,巨额资产减值
在一系列的并购和资本运作之后,奥飞娱乐营收由上市之初的5.9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36.42亿元,八年时间里营收翻了5倍有余,公司股票价格也曾于2015年年末达到历史高点54.71元/股(前复权)。
虽然营收在不断增长,但公司的盈利能力是另一番景象。也是在2015年,公司扣非归母净利润开始了持续下滑模式,连续三年出现增收不增利的情况。2017年扣非归母净利润首次亏损,金额约1.60亿元。这其中有1.30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包括坏账损失6,003.52万元,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1,110.31万元,商誉减值损失5,197.69万元。对此,奥飞娱乐的解释是游戏和玩具业务双双未达预期。
image.png
2018年,奥飞娱乐一口气计提了14.95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当年公司归母净利润直接亏损16.30亿元。公司股价自2018年年初以来也在持续下滑,目前跌幅超过50%,市值较高位已蒸发100亿。
image.png
在去年的资产减值准备中,金额最大的是9.44亿元的商誉减值。主要原因系2018年游戏行业寒冬突至,受版号停审、资本遇冷,市场竞争趋烈等因素影响,部分游戏子公司出现业绩不达预期、经营亏损、资金难以支撑日常运营、团队解散等情况。 
image.png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商誉账面原值约30.52亿元,累计减值准备约9.96亿元,商誉账面价值约20.56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3.41%,占公司净资产的50.02%。(WGX)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