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长沙银行成功发行60亿元债券用于补充二级资本。此外,该行发布的非公开发行普通股股票预案显示,拟定增募资不超过6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观察发现,补充资本金的不仅仅是长沙银行,2020年以来银行普遍对资本进行了补充。资本金的补充方式除了二级资本债、定增等,还有永续债、配股等。而今年以来银行大规模补充资本金与银行普遍的资本充足率下行有较大关系。

 截至三季末,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普遍下滑 

根据上市银行三季报,截至2020年9月末,36家上市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相比普遍出现下滑,少数银行的部分资本充足率指标已接近监管红线。

image.png

图1:36家上市银行2020年9月末资本充足率情况

截至9月末,15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出现下降。一级资本充足率方面,有27家银行出现了下降,其中降幅较大无锡银行下降了1.33个百分点至8.87,已接近监管红线。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的下滑则更为普遍,36家上市银行中仅4家出现增长,其中郑州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较上年末增长0.01个百分点至7.99%,但仍然接近监管红线。另外32家银行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前11个月永续债发行规模近6000亿元 或成为上市银行资本金补充重要渠道 

资本充足率是反映商业银行在存款人和债权人的资产遭到损失之前,该银行能以自有资本承担损失的程度。而该项指标设立的目的在于抑制风险资产的过度膨胀,保护存款人和其他债权人的利益、保证银行等金融机构正常运营和发展。

近几年,商业银行都在进行零售转型,对于资本金的消耗也在不断增加,与此同时监管要求也愈加严格。除了内源性资本补充资本金以外,外源性融资也成为银行补充资本金的主要方式。

Wind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截至11月末,以上市日期统计,国内商业银行共发行了95只二级资本债及永续债,合计发行规模达11980.80亿元,其中二级资本债共发行了57只,合计发行规模为5995.80亿元,永续债共发行了38只,合计发行规模为5985亿元。较2019年同期相比,二级债及永续债合计发行数量较同期增加21只,发行规模增加1228.3亿元,增幅为11.42%。

image.png

图2:近五年1-11月国内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及永续债发行规模及数量

从近几年的数据来看,国内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及永续债发行规模整体呈增长趋势,尤其是2019年以来,增长较为明显。

2019年之前,由于发行条件较为严苛,国内商业银行并无永续债发行。2019年1月,监管部门首次推出创新型资本补充工具,允许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2019年6月份之后,商业银行永续债发行开始提速。

image.png

图3:商业银行永续债发行情况

数据显示,2019年商业银行合计发行12只次级债,合计发行规模为4966亿元,其中农业银行发行了两期永续债,合计发行金额达1200亿元。2020年以来截至11月末,国内商业银行共发行了38只永续债,合计发行规模达5985亿元,已超去年全年发行规模。

目前,永续债作为一种兼具股性和债性的混合资本证券,成为商业银行尤其是上市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重要工具。

 定增回暖 超400亿元定增等待获批 

除了债券类融资补充资本金以外,定增是商业银行补充核心一级资本金的重要途径。但由于定向增发审批较为严格,审批流程较多,2019年商业银行定增出现了短暂的降温。

Wind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截至11月末,4家A股上市银行合计增发314.19亿元,均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而2019年A股上市银行中仅有华夏银行在年初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募资292.36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提高资本充足率。

image.png

图4:近十年上市银行增发募集情况

目前,除了已实施定增的4家上市银行以外,截至12月8日,长沙银行、贵阳银行和邮储银行均发布了定增预案,预计募集资金合计达405亿元。其中邮储银行拟非公开发行54.05亿股,拟募集资金30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读财报】是由新华财经与面包财经共同打造的一档以上市公司财报解读为主要内容的栏目。新华财经是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内容全面覆盖全球股市、汇市和债市等金融市场,提供权威、专业、全面的金融信息服务。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