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1100_610_1574907453733.png

临床前CRO(合同研究组织)企业—成都先导日前通过了科创板上会申请。

作为一家2012年才成立的企业,公司于2018年成功扭亏为盈,当年实现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1亿和0.45亿。2019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已实现营收约1.56亿,同比增长44.98%;实现归母净利润和扣非后归母净利润7430.99万、3347.16万,分别同比增长136.84%以及44.75%。

研究发现,公司这几年较为快速的发展主要得益于药企,特别是海外药企订单量的增长。但与此同时,由于公司的核心技术——DNA编码化合物库(DEL)的设计,合成及筛选目前并非主流筛选技术且还没有成功上市案例,未来可能仍然存在较大的变数。

实控人控股33.481%

成都先导按照《科创板上市规则》第2.1.2条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公司的股权结构相对分散,发行前实控人李进(董事长兼总经理)直接持有公司22.744%的股份表决权,并通过员工持股平台聚智科创控制公司10.737%的股份表决权,合计控制公司33.481%的股份表决权。如果本次发行股份成功,实控人的股份表决权比例将进一步有所降低。

公司发行前的总股本为36000万股,本次计划发行不低于4000万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新分子设计、构建与应用平台建设项目以及新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

1.pngDEL筛选、库定制贡献九成营收

成都先导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药物发现领域的公司,主要依靠其核心技术——DNA编码化合物库(DEL)的设计,合成及筛选,为客户提供早期药物发现阶段的研究服务。主要客户包括辉瑞、强生、默沙东、基因泰克、弗玛医疗以及国内企业扬子江药业、天士力集团等。全球来看,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包括GSK、X-Chem(美国)以及Nuevolution(丹麦)等。

公司主要收入来自于DEL筛选和DEL库定制服务。数据显示,成都先导2019年1-6月来自于DEL筛选和DEL库定制服务的收入分别为5787.60万和3990.15万,两者合计占总营收的比例超过了九成。

2.png

回顾DEL筛选服务业务的发展,成都先导从2016年开始陆续获得订单,主要原因之一是先导库规模的迅速增加。招股书(上会稿)显示,来自于DEL筛选业务的合同总金额由2016年3846.95万上升至2019年6月底的23525.25万,平均单价则由83.63万上升至194.42万,呈现逐年上升趋势。

33.png

相对来说,DEL库定制服务更适合于大型制药和生物科技企业,一般具有更长的订单执行周期。截至2019年8月底,共有四家客户与公司签署了相关合同,包括辉瑞、默沙东、杨森生物科技以及弗玛医疗。

与此同时,公司还对外提供化学合成服务和新药研发项目转让业务。公司内部目前拥有新药在研项目20余项,其中1项进入临床一期、2项处于临床前候选药物阶段、2项处于先导化合物优化阶段。

先导生物拥有较高的研发投入比例,2016年、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了97.72%、86.84%、40.92%以及34.65%。虽然占比有逐年降低的趋势,但主要是受到了营收基数扩大的影响。

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共拥有员工334名,其中研发人员286名,占比85.63%。

44.png

2018年扭亏为盈,利润中政府补助占比高

2016-2018年期间,成都先导的营收由1642.91万上升至15119.60万,归母净利润则由亏损2297.42万上升至盈利4496.05万。可以明显看到的是,2018年是公司全面实现盈利的一年。

55.png

2019年前三季度,成都先导已实现营收、归母净利润1.56亿和0.74亿,分别同比增长44.98%、136.84%。但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同期的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33亿,同比增长44.75%,与营收增速较为接近。

对于2019年全年的业绩,公司预计营收为2-2.5亿,增速在32.28%-65.35%区间范围内。归母净利润、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分别处于8000-9500万以及4000-5000万的区间。

6.png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主要来自于政府补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分别达到了1930.46万以及4347.71万,分别达到同期归母净利润的42.94%以及72.86%。

技术存不确定性、未来竞争可能加剧

由于成都先导的DEL技术目前并非主流筛选技术,商业化可能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根据招股书的披露,DEL技术在药物工业规模化应用的时间不到十年,目前使用该技术筛选获得的药物最快进度为临床二期,尚没有成功上市案例。

另一方面,国内CRO行业的龙头企业药明康德分别于2018年底和2019年推出了针对学术研究机构和全球医药企业客户的DELopen平台以及DELight平台,未来可能会和成都先导形成竞争关系,进而影响到公司的盈利水平。

从收入构成来看,由于成都先导90%以上的收入来自于海外,其中美国的占比超过80%,因此中美贸易摩擦对于公司设备耗材进口以及技术服务出口可能都会造成一定的影响。根据公司在招股书中的测算“若美国地区收入下降5%,则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1-6月,模拟测算主营业务毛利将分别下降20.62万元、146.99万元、509.18万和343.09万元。”(CJT)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