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财报.png

近期,个别村镇银行的治理情况备受市场关注。银保监会相关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中小银行3991家,总资产92万亿元,其中包括村镇银行1651家。村镇银行“草根”特色明显,在数量上是国内最多的一类银行,在乡村振兴、建设普惠金融体系等国家战略指导下,已成为服务三农的“生力军”。

诚然,村镇银行在公司治理、内部控制等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但整体风险可控,未来立足县域普惠金融、支农支小的市场定位,做好经营和风险管控的同时,村镇银行在乡村振兴的大趋势下具有重要意义。新华财经联合面包财经对国内1600余家村镇银行进行了大扫描。

数量最多规模却小:千余家村镇银行注册资本合计不足1亿元

2003年以来,我国大型商业银行在重组改制过程中,撤并了部分乡镇营业网点,收缩了在农村地区经营规模。为解决农村地区网点覆盖率低、金融供给不足等问题,2006年启动村镇银行试点工作,并放宽准入政策。

银保监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村镇银行达1651家,占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总数的36%左右。

                                               1.png图1:村镇银行历年成立家数及累计成立家数

公开数据显示,村镇银行的注册资本普遍偏低,这与其设立标准有一定关系。相关政策显示,在地(市)设立的村镇银行,其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在县(市)设立的村镇银行,其注册资本不得低于300万元人民币;在乡(镇)设立的村镇银行,其注册资本不得低于100万元人民币。

目前1651家村镇银行中,注册资本最高的是广西平南桂银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达116.64亿元;最低的是汾西县太行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仅为600万元。此外,注册资本小于1亿元(含)的村镇银行多达1000余家,其中注册资本分布在5000万元的村镇银行较多,达342家。

2.png图2:1651家村镇银行注册资本分布情况

业绩方面,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仅357家村镇银行披露了2021年度财务数据,其中352家实现盈利,但盈利超过1亿元的村镇银行仅有4家。

整体来看,村镇银行的数据在金融机构中占据主要位置,然而注册资本普遍偏小,且盈利能力偏弱,但这并不影响村镇银行成为支农支小的新生力量。

“草根”属性强:涉农机构1637家 涉农贷款8726亿元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全国涉农金融机构为3898家,其中村镇银行涉农机构达1637家,占总涉农金融机构的42%;涉农营业网点达4847个。

3.png图3:村镇银行涉农金融机构及营业网点数

涉农机构及营业网点数量的快速增长,也使得村镇银行成为金融机构服务三农的生力军。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村镇银行农村(县及县以下)贷款余额达8008亿元,较2019年增加1026.31亿元,同比增长达14.7%,与其他类型的银行相比增速最快,且近5年村镇银行均保持着高于10%的增速。

4.png图4:村镇银行农村贷款余额及同比增速

涉农贷款方面,截至2020年末,村镇银行涉农贷款余额为8726亿元,较2019年增加1017.52亿元。由于受限于资产规模,村镇银行相较于中大型银行,甚至农商行来说在涉农贷款规模上存在较大差距,但村镇银行的涉农贷款增速一直保持着较快增长。与其他农合机构(农商行、农村合作银行、农信社)相比,2020年村镇银行的涉农贷款增速超过农商行,增幅达13.2%。

5.png图5:2016-2020年村镇银行及农合机构涉农贷款同比增速

在农户贷款方面,截至2020年末,村镇银行的农户贷款达6202亿元,较2019年增加932.67,增幅达17.7%。较10年前相比贷款规模增长逾14倍。

6.png图6:近10年村镇银行农户贷款余额

成长的烦恼:103家高风险机构 2022年内罚款超5500万

村镇银行数量的快速发展及贷款规模的扩张,使得部分银行面临了较大的资产质量风险以及合规风险。

在不良率方面,据华安证券研报统计,村镇银行的不良率明显高于城商行、农商行。

央行每季度也会对金融机构展开一次评级,评级等级划分为11级,分别为1-10级和D级,级别数值越大表示机构风险越高,D级表示机构已倒闭、被接管或撤销,评级结果为8-10级和D级的机构被列为高风险机构。

数据显示,2021年四季度末,1649家参评的村镇银行中有103家高风险机构,其风险等级在各类金融机构中较高。较二季度的122家相比,村镇银行高风险机构数量明显下降。

7.png图7:2021年四季度央行评级结果分布情况

除了央行的定期评级外,村镇银行内控治理备受关注,关联交易违规、内控管理不到位等问题频发。

根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初至今,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及各分支机构共计对村镇银行开出超120张罚单,超110家村镇银行被处罚,罚款金额超5700万元,其中14家村镇银行处罚金额在100万元(含)以上。涉及的主要违规事实包括违规放贷、内控管理不当等。

8.png图8:2022年以来处罚金额大于100万元(含)的罚单

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以来,深圳宝安融兴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被罚金额最高,由于违反账户管理规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等4项主要违规事实,被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处以罚款330.75万元。

邛崃国民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则由于未对集团客户统一授信、贷款“三查”严重不尽职、向内部人发放无担保贷款等违规事实,被银保监会四川监管局处以罚款270万元。

象山国民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房地产贷款业务管理不规范、关联交易管理不规范、贷款调查审查不严等原因,被银保监会宁波监管局处以罚款200万元。

虽然,村镇银行在合规内控方面存在一定问题,但整体涉农信贷的资产质量保持良好。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村镇银行的涉农不良贷款率为3.4%,较上年末下降0.1个百分点,其资产质量要明显好于农村合作银行和农商行。

9.png图9:2011-2020年中资小型银行涉农不良贷款率

从首家村镇银行设立至今已有近15年的时间,在此期间村镇银行的快速发展,使其成为支农支小,服务三农的新生力量。但由于资产规模较小、客户群体不稳定、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等因素,导致村镇银行盈利能力较弱、合规风险加剧。

迎接考验:监管从严 洗牌步伐将加速

近几年,监管力度以及风险排查力度不断加强。2018-2020年,银保监开展了“农村中小银行股东股权三年排查整治行动”。累计对3898家农村中小银行全部完成了机构自查和监管检查,排查整治共涉及持股1%以上股东38.5万个、股权3889亿股,累计发现问题1.99万个。

2021年,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推动村镇银行化解风险改革重组有关事项的通知》,支持村镇银行补充资本和改革重组,有效化解风险。目前,部分村镇银行的兼并重组正在稳步推进。

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6月23日在中宣部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我国中小银行的总资产在银行业总资产比例里面占比是29%,主要是服务于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和商务服务,贷款占比分别是47%和40%。总体上看,当前中国中小银行运行是平稳的,发展也是健康的。尽管还存在一些问题,特别是个别机构风险比较高,有的还涉嫌违法犯罪,但整体而言风险是完全可控的,广大金融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都将依法受到保护,金融监管部门也会不遗余力做好相关的工作。

业内人士认为,下一步,应对村镇银行实施差别化监管政策,适当降低村镇银行合规成本,鼓励其发挥小法人机构扁平灵活、“门当户对”等特点,在服务“三农”和小微企业、丰富农村金融市场、助推乡村振兴战略中彰显最“草根银行”的积极作用。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以及风险的不断出清,未来,村镇银行仍是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支持三农的中坚力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