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_1100_610_1603178642349.png

星源材质于10月15日晚间披露了2020年三季报,前三季度实现营收6.11亿元,同比增长18.52%;实现归母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47.55%。公司面临增收不增利的尴尬局面。

但从第三季度单季来看,公司实现营收2.70亿元、归母净利润0.3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6.11%和30.73%,增速相较上半年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3.39%和-58.44%出现明显复苏。

2020年5月,星源材质公告拟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将募资不超过10亿元用于超级涂覆工厂、年产2亿平方米锂离子电池湿法隔膜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受毛利率下降等因素拖累 前三季度增收不增利 

星源材质主要从事锂离子电池隔膜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产品包括干法隔膜、湿法隔膜以及在干湿法隔膜基础上进行涂覆加工的涂覆隔膜,主要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储能电站、电动自行车、电动工具等领域。公司客户包括宁德时代、国轩高科、亿纬锂能、比亚迪、LG化学、村田、三星SDI等。

星源材质于2016年登陆创业板,上市以来的营业收入从2016年5.06亿元上升至2019年6.00亿元,年均复合增速为5.84%;同期的归母净利润则出现下滑,由1.55亿元下降至1.36亿元。由此可见,星源材质上市以来业绩表现较为不佳。

图1.png

最新披露的三季报显示,星源材质2020年1-9月实现营收6.11亿元,同比增长18.52%,但归母净利润为1.03亿元,同比下降47.55%,呈现明显的增收不增利现象。研究发现,这与公司期间毛利率下降、费用增长以及营业外收入减少等因素密切相关。

查阅历年财报发现,星源材质的毛利率由2019年前三季度的47.94%下降至2020年前三季度的39.70%。进一步往前追溯发现,公司2016年上市以来的毛利率整体处于持续下降趋势,这或许与新能源汽车补贴下降、下游电池厂商降成本导致上游隔膜市场价格下跌有关。

图2.png

费用方面,星源材质前三季度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分别为0.63亿元和0.3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1.77%和60.19%,增速均高于同期的营收增速。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公司前三季度的利润增长。此外,星源材质2019年前三季度产生营业外收入0.98亿元,而2020年同期只有0.02亿元。

不过有利的一点是,星源材质第三季度单季实现营收2.70亿元、归母净利润0.3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6.11%和30.73%,业绩相较上半年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增速-3.39%和-58.44%出现明显复苏。

 拟发行可转债用于产能扩充及补充流动资金 

伴随新能源汽车销售增长、动力电池出货量增加,隔膜产品的市场规模也在不断扩大。根据高工锂电统计数据,2019年中国锂电池隔膜市场规模为27.4亿平方米,同比增长35.6%,其中干法隔膜的产量约为7.5亿平方米,湿法隔膜产量约为19.9亿平方米。

星源材质2020年半年报披露,公司锂离子电池隔膜新能源材料的产能为7.3亿平方米,产能利用率75.35%。对比来看,行业龙头恩捷股份截至2019年底的湿法锂电池隔膜年产能为23亿平方米。

2020年5月,星源材质公告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拟募资不超过10亿元用于超级涂覆工厂、年产20000万平方米锂离子电池湿法隔膜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图3.png

超级涂覆工厂拟新建涂覆隔膜生产线20条,达产后形成高性能锂离子电池涂覆隔膜年加工能力4亿平方米。同时,基于行业内湿法隔膜出货量快速提升的趋势,公司将新建湿法隔膜生产线2条,达产后形成湿法隔膜生产能力2亿平方米/年。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星源材质2016年上市以来首次发行可转债。公司曾在2017年8月公告拟发行可转债募资不超过4.8亿元,主要用于年产3.6亿平方米锂离子电池湿法隔膜及涂覆隔膜项目。

 限售股解禁后 控股股东接连公告减持 

由于上市满36个月,星源材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部分股份于2019年12月2日获得解禁。在此之后,控股股东接连抛出减持方案。

2019年12月11日,星源材质公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之一,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陈良拟减持不超过251.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1.0917%。目前,这一减持方案已经实施完成。

到了2020年9月18日,星源材质再次公告称控股股东、董事长陈秀峰拟减持不超过1345.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减持原因为个人资金需求。目前,这一减持计划仍在实施中。

除了控股股东,星源材质的董事、财务总监王昌红也在2020年6月公告减持,计划合计减持不超过7.16万股。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