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png

随着2019年12月31日联得转债公告发行结果,2019年的可转债发行尘埃落定。

新华财经和面包财经梳理的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是可转债快速扩容的一年,发行数量与发行规模均创下历史新高。背后的原因除了股票市场整体回暖,也与2017年以来的再融资收紧息息相关。

不过,随着可转债估值回升和再融资政策逐步获得放松,未来可转债市场的整体走势以及发行规模或许会面临挑战。

2019年可转债发行只数、发行规模均创新高

以联得装备为例,此次公司发行可转债共计200万张,每张面值100元,募集资金总额为2亿元人民币,将用于新型显示技术智能装备总部基地建设项目。原股东优先配售的联得转债总计866,754张,占发行总量的43.34%。网上投资者缴款认购的可转债数量为1,123,548张,弃购9,692张。剩余的9,698张由保荐机构东方花旗包销,比例为0.48%。

根据Wind数据统计,2019年国内共发行完成148只可转债,累计募资约2,665.94亿元人民币。对比过去几年可转债的发行,2019年的发行数量和发行规模上均创出新高。

1.png

图1:2015-2019年可转债发行数量及发行规模

数据显示,发行规模排名前十的可转债中,前四位均由银行占据,分别是浦发转债、中信转债、平银转债以及苏银债转,募资规模依次为500亿元、400亿元、260亿元以及200亿元。

除上述4家银行,其余发行企业的募资规模均在100亿元人民币以下,包括核能转债、顺丰转债、招路转债以及通威转债等。

2.png

图2:2019年发行规模排名前十的可转债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可转债发行扩容,投资者的认购热情也明显提升,具体表现在中签率、破发率等指标上。

数据显示,2019年发行可转债的平均网上中签率为0.0443%,远低于2018年的0.4289%。其中,2019年还出现11只可转债的网上中签率低于万分之一。

另外,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发行上市的106只可转债中,跌破发行价的有12家,破发率为11.32%。对比而言,2018年发行上市的80只可转债中,多达35只跌破发行价,破发率超过四成。

2019年新发行上市可转债中,伊利转债、绝味转债、欧派转债、烽火转债以及视源转债这五只的上市首日表现最佳,涨幅分别达到了30.57%、28.02%、26.31%、24.50%以及23.28%。

受益于股票市场回暖

可转债由于兼具债权和期权的特性,因此相比一般债券和股票在某些方面均有其特殊优势。对比普通债券而言,可转债拥有在满足一定条件后转换为股票的权利,因而增加了股权增值的可能性;对比股票,可转债具有前者所不具备的获取固定收益的优势,虽然利率一般低于普通债券。

一般来说,可转债上市后的走势与正股表现密切相关,2019年可转债市场的火爆很大程度上便是受益于A股市场整体回暖、正股涨幅明显。

新华财经和面包财经根据公开数据研究发现,反映国内可转债市场表现的中证转债指数与反映A股市场整体表现的万得全A指数的走势非常一致,侧面印证了可转债市场火热与A股市场走强之间的关联性。

3.png

图3:万得全A与中证转债走势

再融资收紧间接利好可转债发行

可转债市场规模快速扩容除了受益于赚钱效应带动的需求增长,也受到了供给端的刺激。从上述2015-2019年可转债发行数量及发行规模的图表可以发现,2017年是可转债规模跃升的关键一年,募资规模由2016年的200多亿元快速上升至当年的近千亿元。

新华财经和面包财经研究发现,2017年再融资收紧或是驱动可转债发行规模快速上升的重要原因。

2017年2月,证监会发布《关于修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的决定》,其中的第七条第一款修改为“《管理办法》所称‘定价基准日’,是指计算发行底价的基准日。定价基准日为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发行期的首日。上市公司应按不低于发行底价的价格发行股票。”这一条限制了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发行价格,减少了套利空间。

同月,证监会发布《发行监管问答——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其中提到“上市公司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拟发行的股份数量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20%”、“上市公司申请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本次发行董事会决议日距离前次募集资金到位日原则上不得少于18个月。前次募集资金包括首发、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上市公司发行可转债、优先股和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不适用本条规定。”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的数量和时间间隔均受到限制。

查询A股历月增发数据发现,2015年至2017年1月期间上市公司增发募资金额持续上升。但随着2017年2月再融资收紧政策出台,上市公司增发募资金额出现大幅回调。

4.png

图4:A股2013年以来单月增发募资金额

与之相对应的是,可转债的发行则在2017年出现大幅跃升。

再融资政策生变

不过,随着再融资逐步得到规范,相关政策开始出现放松迹象。

2019年11月8日,证监会就修改《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这些再融资规则公开征求意见,内容涵盖降低创业板非公开发行门槛、放宽发行价确定范围等。

这之后不久,A股上市公司红太阳(000525.SZ)于2019年11月21日公告终止发行可转债,改为申请非公开发行股票。

未来,随着再融资政策的逐步放开,可转债的发行状况或将发生变化。

【读财报】是由新华财经与面包财经共同打造的一档以上市公司财报解读为主要内容的栏目,内容全面覆盖全球股市、汇市和债市等金融市场,提供权威、专业、全面的金融信息服务。新华财经是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