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png

东阿阿胶近日公告董事长韩跃伟、总裁高登锋辞职。第二天,公司股价大幅高开,并随后涨停至收盘。但到了第三天,东阿阿胶股价大幅低开并在当日放量下跌9.22%,全天成交近15亿元。第四天,东阿阿胶股价继续大幅下挫。

股价的大幅波动显示投资者分歧较大。

图1.png

图1:东阿阿胶董事长辞职

历史上,伴随销量增长以及产品提价,东阿阿胶曾经历业绩和股价蜜月期。但到了2018年、2019年,由于渠道库存持续积压,公司业绩经历至暗时刻。在这之后,公司通过人事变动、营销方式变革等方式,业绩有所回暖,但距离历史景气高点仍相差较远。

此次人事变更后,东阿阿胶更年轻的管理团队能否带领公司重回业绩高点,仍待市场检验。

持续提价致渠道库存积压 2019年经历业绩至暗期

时间回到2019年11月13日,东阿阿胶公告董事长王春城辞职;同一年的12月,公司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选举韩跃伟担任公司董事长。

资料显示,韩跃伟1968年出生,持有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建筑管理学士学位和清华大学建筑经济与管理硕士学位,曾任华润医药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华润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华润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与东阿阿胶的实际控制人同为中国华润有限公司。

2020年1月,东阿阿胶再次公告称公司总裁秦玉峰辞职。此后,公司助理总裁、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等岗位相继出现人员变动。

图2.png

图2:2019年以来东阿阿胶部分核心高管变动情况

东阿阿胶主要从事阿胶及阿胶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人事大变动的背景是业绩增长失速。

数据显示,东阿阿胶2019年营收同比下降59.68%;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121.29%,由上年盈利20.85亿元转为当年亏损4.44亿元。这也是公司1996年上市以来首次录得全年亏损,业绩压力可想而知。

图3.png

图3:2010年至2019年东阿阿胶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及同比增速

研究发现,导致东阿阿胶2019年业绩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是持续提价后下游承接能力下降,进而导致渠道去库存压力增加。根据不完全统计,东阿阿胶2010年至2018年至少12次披露对阿胶块等核心产品进行提价。

图4.png

图4:2010年至2018年东阿阿胶核心产品提价情况

东阿阿胶在2019年业绩预告公告中表示“近年来,受整体宏观环境以及市场对价值回归预期逐渐降低等因素影响,公司渠道库存出现持续积压。”

2020年以来业绩有所回暖 但距离景气高点仍相差较大

自2019年12月韩跃伟上任后,东阿阿胶业绩有所回暖,2020年实现营收同比增长14.79%,归母净利润扭亏为盈;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同比增长38.49%至28.26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535.77%至3.01亿元。

图5.png

图5:2019年至2021年前三季度东阿阿胶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

东阿阿胶的应收账款金额由2019年高点12.63亿元下降至2021年三季度末的2.67亿元,同期的应收账款周转率从2.73次上升至7.67次。

业务经营上,东阿阿胶转变营销方式,同时推出东阿阿胶牌“阿胶粉”等新产品。同时,公司转让非核心业务公司股权,2020年将华润昂德生物25%股权以7440.84万元转让给华润生物医药。

此外,面对股价持续下行,东阿阿胶于2019年推出回购方案,拟回购不低于7.5亿元且不超过15亿元的公司股票。但到了2020年6月,公司公告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决定终止此次回购计划,最终回购金额约为3.5亿元。

然而,尽管2020年以来经营有所回暖,东阿阿胶的业绩距离景气高点仍相距较远。2017年前三季度,东阿阿胶的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44.81亿元和12.47亿元,远高于2021年前三季度的28.26亿元和3.01亿元。

正是这一背景下,东阿阿胶发生了此次人事变动。

更年轻的管理团队能否助力公司重回业绩高峰?

此次新上任的董事长高登锋出生于1973年,是一员东阿阿胶的老将,1995年9月便在公司参加工作,历任东阿阿胶销售代表、销售主管、地区分公司总经理、副总裁等职务。2020年1月,高登锋就任为东阿阿胶总裁。

新总裁程杰1979年出生,长期任职于华润三九,历任999感冒灵产品经理、产品总监、OTC销售市场部总监、营销中心副总经理、专业品牌事业部党总支书记、总经理等职位。从过往经历来看,新总裁在产品、营销方面拥有较为丰富的经验。

董事长和总经理职位变更后,东阿阿胶核心管理团队将更为年轻。

宣布人事变动消息后,东阿阿胶股价大幅波动,显示市场分歧较大。公告后第一个交易日,东阿阿胶股价放量涨停。但第二天,公司股价大幅低开并最终收跌9.22%。

2021年半年报显示,东阿阿胶来自阿胶及系列产品的营收占比为86.14%。自2018年12月最后一次提价以来,公司再无公告提价。更年轻的管理团队能否助力公司走出业绩泥潭,核心或仍然在于阿胶及系列产品业务经营上能否迎来反转。

此外,驴皮原料供应紧张也可能是东阿阿胶长远发展的一大障碍。公司在2021年9月的一份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表示“2020年国内毛驴存栏数量260万头。中长期看,阿胶行业原料供应呈紧张趋势。”

【读财报】是由新华财经与面包财经共同打造的一档以上市公司财报解读为主要内容的栏目,内容全面覆盖全球股市、汇市和债市等金融市场,提供权威、专业、全面的金融信息服务。新华财经是新华社承建的国家金融信息平台。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